周强:在最困难的时候得“侯奖”,真是雪中送炭!

2019年12月27日 07:43侯登科纪实摄影奖

“这一届‘侯奖’不可能有我,等下一届吧!”说这话的时候,周强正在跟朋友借钱,准备下一次的拍摄。他打算实在不行,就贷款拍!

话音刚落,他就接到了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组委会的电话,通知他获奖了。“我当时仰天长叹一口气,眼泪招架不住往外流。”

1992年出生的周强是本届“侯奖”三位获奖者中最年轻的一位。获奖项目《生》以摄影的方式来表达他对生死、对生存和欲望等命题的看法。他从2017年开始拍摄《生》,在没有工作和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一直坚持至今。目前,该项目仍在进行中。

年轻人,自由摄影师,作品关注人性和社会现实、呼唤良知,项目正在进行中且需要资金帮助......周强无疑是最符合“侯奖”气质的获奖者。

 

获奖感言

 

干一件事要有一股执迷不悟的憨劲

感谢“侯奖” 及评委! 

2019年对我来说是动荡的一年,坏事居多,好事只有一件。12月2日下午我与友人在咖啡馆见面聊聊各自的近况。不知何故聊到了“侯奖”。我跟友人说:“这一届没戏了,等下一届吧”。我还跟他说,“今年冬季和明年春季至关重要,贷款也得拍下去”。聊到这个沉重的话题彼此沉默了,端着手中的咖啡杯傻傻地望着对方。

沉默间,手机在桌子上震动起来,是一个广东手机号打来的。接听前我想,又是搞推销的,或者是什么新型诈骗花招?就在手机快坠落的时候,我接通了电话。“您好,请问是周强吗?”,“是的”,“我这里是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组委会,恭喜您获得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整个通话时长39秒,道谢完挂掉电话。我连忙跟坐在对面的朋友说”获奖了!获奖了!”连说了两遍,害怕他没听到。那一刻,我仰天长叹一口气,眼泪忍不住的往外蹦。第一次,感受了一把幸福的眼泪。

老实说,得知获奖后,内心比没获奖之前更加忐忑。心里老有一个声音:“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要是公布出来没有我的名字,我该如何平复我那颗颤抖的心?”暗自给自己做了一系列心理预案....第二天,开始思考获奖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荣誉?五万元奖金?

最终答案是:保持行走,创作才是首要的,没有回头路!

既然是这样,何必在意获奖与否呢。获奖是幸运,没获奖是机缘未到罢了。

12月12日一早,我还在睡梦中。一位前辈打来电话,“兄弟,祝贺你获‘侯奖’呀,把你的喜悦分享给大家吧”。熬了个通宵。挂掉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睡到中午。睡醒,起床洗把冷水脸清醒一下,打开微信看到很多朋友都发来了祝福。分享获奖讯息,总得说两句“获奖感言”。一时不知道该说啥好,写了删,删了又写不断反复。最后我突然想到经常被人问起的“自由摄影师如何生存?”。这的确是一个被问得耳朵长茧的问题,又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后来,我在朋友圈里写道:很多人问我“这么多年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我只有一句话“没有回头路!”我一直觉得干好一件事不用太聪明,反而需要有一股执迷不悟的憨劲。摸照相机一晃十年,时间过得虽快,成果来的不晚。感恩侯奖!”

对我而言,没有退路,这是我信条,也是堵住别人嘴的大实话。

去年,看到贾樟柯在他的书《贾想》里头写道:“持续的行走、读书、思考,让我变小。只有谦虚才能帮我保留体面。”我太喜欢这段话。不过在当下,如何才能做到呢?得戒躁,戒不断扩张的欲望、并时刻警醒自己是无知的、无关紧要的。

今年9月,我带着身上仅有的六百块,徒步陕西、河南一个月。我想,生活在这个时代,瞻前顾后人人都有,所以容易患得患失,容易懦弱。瞻前顾后或许是因为,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我或许也需要一种“阿Q”式的精神来宽慰甚至迷惑自己。

憨,也许就是人最本真的淳朴、踏实、天真和单纯。

 

主题阐述

 

12岁辍学后,我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江边钓鱼混日。一天江面上飘来一片翻着白肚的鱼儿,有些死了,有些奄奄一息苟延残喘。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随岸逆流而上,渡口船夫告诉我,“上午有人放生”。
生死与私欲,在当时并不是我关心的,我仅是好奇而已。2017年我在一座寺庙里看到放生池里的乌龟在假山下晒太阳,假山上的公鸽子在寻求交配。时隔十三年这两个并不相干的场景在我大脑里不谋而合,我按下快门拍下了眼前的画面,从此开始有意识的用相机探索生存与欲望之间的关联:它们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关系,又是如何影响我们的行为和思考?
欲望是由一个个肉体、介质在空间里交织而成,看似波澜不惊却潜伏在现实生活中,构成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公共场域,成为具象的生活内容或世俗状态。
我游走于城市、乡村、山川河流之间,用相机还原观看。这些影像所记录的都是它们在这片土地上的即时反应。
 

 

青城后山·湖  四川都江堰  2019

高铁工地里的老虎人偶  四川富顺  2019

身着海魂衫的青年  重庆  2019

与雕塑合影的女孩  四川成都  2018

动物园·鳄鱼  四川成都  2018

僧  四川成都  2017

带字的围墙  北京  2018

冬泳的残障者  四川乐山  2018

动物园·山魈  四川成都  2017

放生池  四川成都  2017

 

摄影师简介

周强,1992年生于四川自贡,现居四川成都。12岁辍学,奔波于生活,2010年接触摄影,作品曾在巴黎、纽约、日本、柏林、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展出。2019年获得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2017 年获得露西摄影奖(IPA)金奖,2018、2019年获马格南基金提名。


 相关阅读

廖璐璐:“侯奖”颁给我,鼓励了像我一样默默拍摄的摄影人

陈杰:那些看不见的威胁却是深渊

“侯奖”评委篇上:多元、学术、公平、公正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审过程大揭秘

孙振华:一个没有投票权的评委会主席

公布 |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奖结果揭晓

官宣 |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将由越众历史影像馆承办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开始征稿

于德水:“侯奖”是民间推动纪实摄影发展的接力

李媚:“侯奖”落户越众历史影像馆让我长吁一口气

邓启耀:“侯奖”的意义在于让老百姓的生活正式进入影像历史

杨小彦:“侯奖”回到深圳是理所当然

郑梓煜:“侯奖”应不惧怕争议,继续坚持对视觉人文精神的推动

受难者的光荣 | 顾铮:“出”“入”之间的张力与“边缘”的意义——关于侯登科的摄影

受难者的光荣 | 杨小彦:他们的历史

受难者的光荣 | 汪晖:候鸟的眼睛——纪念侯登科

受难者的光荣 | 李媚、于德水:苦难的价值——侯登科留给我们的启示

受难者的光荣 | 陈晓琦:生命的付与——侯登科与纪实摄影

受难者的光荣 | 李江树:诤友

受难者的光荣 | 陈家琪:永远的过去——也算是对侯登科的一种纪念

“侯奖”获奖者回访系列 | 海杰 x 陈荣辉

快来看看往届“侯奖”的获奖者们都说了些什么

快来看看往届“侯奖”的获奖者们都说了些什么(2)

MoHI过去式|“侯登科摄影回顾展1978-2002”开幕啦

剧透!侯登科摄影回顾展1978-2002开幕在即

讲座回顾之受难的价值与“成为照片”的努力(上)

讲座回顾之受难的价值与“成为照片”的努力(下)

活动回顾|一次“接地气”的博物馆剧场演出

首站 |“侯登科纪实摄影展1978-2002”将巡展至山东工艺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