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宣 |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将由越众历史影像馆承办

2019年09月19日 03:23侯登科纪实摄影奖

自开幕以来,展览受到了业内专家、媒体及广大观众的支持与关注。《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摄影》杂志、新浪图片、腾讯图片等来自全国的近50家媒体参与报道。展览期间,约有1万人次来馆参观。MoHI还通过举办包括讲座、纪录片放映、博物馆戏剧教育等在内的10余场学术与公教活动,让不同层面的观众都能全面地了解侯登科与纪实摄影。

该展在兼顾学术性的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侯登科与纪实摄影的社会影响力与传播范围,并得到了李媚、于德水以及侯登科家属的认可。 

作为侯登科的好友兼作品委托人,李媚、于德水二人在侯登科逝世后的十多年间,仍在不断地为实现他的遗愿——资助纪实摄影家,推进纪实摄影——而奔波。 

在经历了多年的讨论与多番的尝试后,他们联合多位侯登科生前好友,并在平遥摄影节、连州摄影节、北京启雅视觉文化传播公司、谷仓当代影像馆等文化机构的大力推动与资助下,成立了“侯登科纪实摄影奖”(以下简称“侯奖”),并在2007年举办了首届评选活动。 

作为国内第一个民间的、公益的、以摄影家个人命名的摄影项目奖,“侯奖”始终致力于推动纪实摄影对于中国当代社会生活的关注,充分理解人性,呼唤人类良知与社会公正,并拓展纪实视野。同时,将对传统纪实精神与方式的传承与突破作为基本精神,并鼓励纪实的个性化表达,以帮助纪实性拍摄的摄影作者,推进纪实摄影在中国的发展。 

目前,“侯奖”(每两年一届)已举办了六届,走过了十二个年头。 

2019年,“侯奖”即将迎来第七届。

有赖于举办侯登科摄影回顾展时的经验,MoHI与李媚、于德水以及侯登科的家属有了良好的信任。而“侯奖”长期以来对纪实摄影所坚持的理念,与MoHI的定位十分契合。

三方就“侯奖”的理念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上达成了一致。这个在当前中国摄影界的重量级奖项——侯登科纪实摄影奖2019年起,正式由越众历史影像馆承办。

4月8日上午10时30分,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新闻发布会将在MoHI举办。

发布会上将公布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的章程、评选细则、学委阵容、全新的视觉设计、官方网站、时间安排、报名平台与方式等,并正式启动第七届的作品征集。

与其他的新闻发布会不同,这一次,MoHI除了邀请专家、学者及媒体朋友之外,还希望邀请摄影师、摄影爱好者及广大市民们前来参加,让更多人了解“侯奖”及其所代表的的纪实摄影精神。


 历届获奖作品回顾

第一届获奖:李江树《老北京》 

摄影师自述(节选):

      自90年代起,我就意识到,对“老北京”的纪录不应是旅游类的一个不咸不淡的添加。真实而又深刻地拍摄一个文化历史名城渐淡渐远的伟大背影,摄影应该比文学做得更加一唱三叹。从那时起,我就在胡同,在大街小巷穿梭。我十分坚信自己的拍摄方法。我希望给历史留下一个视觉见证。

已被拆除的明代鲜鱼口古街 2003 已被拆除的明代鲜鱼口古街 2003

宣武区罗家丼胡同 2004 宣武区罗家丼胡同 2004

东四七条 1997  东四七条 1997

第一届获奖:于全兴《屯垦戍边第一代母亲》

摄影师自述(节选):

       这是一段几被遗忘的历史,这是一群不为人知的美丽而坚强的中国女性。57年前,新疆和平解放,共和国决策者一声令下,除保留一个国防师外,王震率领的10万大军,加上国民党起义官兵,即20万人,一律铸剑为犁,屯垦戍边。

       为了确保孤悬塞外的新疆边陲的长治久安,必须妥善安排这20万驻疆官兵的婚姻问题。于是,湖南和山东的女子先后应召入伍。

       ……

       她们是边疆荒原屯垦戍边的第一代母亲。

年轻时的李正志年轻时的李正志

李正志李正志

第二届获奖:张立洁《SARS背影——“非典”后遗症人群纪实》

摄影师自述(节选):

       在拍摄非典后遗症人群的过程中,无一例外的是他们被彻底扭转的人生轨迹,他们经历了身体上的生死考验,活下来还必须挺过又一场精神上的炼狱——歧视。

伤疤伤疤

合影合影

杨志霞杨志霞

第二届获奖:张晓《中国的海岸线》

摄影师自述(节选):

       中国大陆海岸线北起鸭绿江口,南至北仑河口,长达18000公里。这里有强烈的情感冲突和丰富的影像画面。我老家地处烟台农村,虽隔海不远,但经济条件决定了,儿时能去海边玩耍一次简直就是一种奢侈。从小就便对海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于海的复杂情感使我渴望去海边流浪。去看看生活在海岸线上的人们。或许还会有许多的伤感与失落。走过去,记录真实的人真实的景观。

广东深圳广东深圳

广东深圳广东深圳

广东阳江广东阳江

第三届获奖:严明《大国志》

摄影师自述(节选):

       我的主题定名为《大国志》,不是为要国人造像,也不是给自己的行踪路线预设一个极大的区域。我希望对传统中国精神文化在民间的消逝与留存作一种个人观察,也是以人文视角对现时中国的一种呈现。

第三届获奖:朱强《江湖》

摄影师自述(节选):

       中原、中原人可能是大家最不陌生的了,它的地理位置便利了河南人四处扩散的特点,因为它地处中华之中。……

       每一类人, 每一个人有着不同的经历,从童年,少年,青年……一直到老年。都是从一个梦想开始了艰辛坎坷漫长的生命旅程。《江湖》这个专题就是讲述一个特殊群体追逐梦想的生命历程。通过这个专题希望更多的人去了解去关注这个特殊的群体,特殊的行业,也期望更多的人能从他们身上感悟到追寻梦想的快感和痛感。

刘邓和万祥雨在练习“站肩”。刘邓和万祥雨在练习“站肩”。

呼啦圈呼啦圈

刘阳喝高了,他的女朋友是一所大学的学生。刘阳喝高了,他的女朋友是一所大学的学生。

第三届获奖:骆丹《素歌》

摄影师自述(节选):

       腊妹甲村的教堂正门上,写着几句话“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祷告要恒切。新约罗马书第12章 12节”。这是生活在云南怒江州福贡县基督徒们的生活准则。

       ……

      基于与当地人共同的信仰和价值观,2010年我来到怒江大峡谷,用一百多年前的摄影工艺(湿法火棉胶玻璃板)为当地人拍摄照片,我希望用这种几乎与他们原始的耕种方式同样原始的摄影术,去留下那些神奇的灵光,我相信他们是来自上帝的礼物。

第四届获奖:李政德《新国人》

摄影师自述(节选):

      2005年11月我来到深圳。2006年正式开始拍摄我的专题《新国人》。

       ……

      巨变中国,国人巨变。城市化的过程中,中国人会以怎样的变化来适应这个大时代呢?在这些开幕仪式和Party上,我自觉找到了一个着力点,一个角度。这个主题需要长时间拍摄积累,十年不长二十年也不算长。希望能够通过这么一个角度,留下中国人变化中的新面孔,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变化中的大肖像。

2009年,万科第五园客户活动上的服务生。2009年,万科第五园客户活动上的服务生。

2010年,深圳会展中心,“世界杰出华人总会”2010年中国企业联盟新春启动大会上,参加表演的企业工人。2010年,深圳会展中心,“世界杰出华人总会”2010年中国企业联盟新春启动大会上,参加表演的企业工人。

2009年,深圳万象城,LV旗舰店开幕PARTY上兴奋的来宾。2009年,深圳万象城,LV旗舰店开幕PARTY上兴奋的来宾。

第四届获奖:徐慧芳《大学城》

摄影师自述(节选):

       大学城是当下的一道社会风景线,在高校不断扩招的背景下,各高校纷纷占地建设新校区,而校园大多数建立在城乡结合,离城市相对偏远的地区,大学校园变成了一个孤岛式的乐园。由于占地面积大,新校区校园内的建筑设施也同比放大,硕大的教学楼、广场、雕塑……在不时经过的几个学生的身影前这些场景无比空旷,已无法与大学校园相联系,正如“大学之大,非楼之大,乃大师之大”。

西安 2012.10.07西安 2012.10.07

南昌 2013.06.06南昌 2013.06.06

西安 2013.04.03西安 2013.04.03

第四届获奖董立新《红线区》

摄影师自述(节选):

       抚顺矿区是我国最老矿区之一,1901年开始开采,目前已进入百年老矿之列。……

       2000年在榆林沉陷区里面发生了惊险一幕,几千平米的地面顷刻沉陷,十几间房屋遭受灭顶之灾。……

       我在无意之中发现了沉陷区,随着拍摄的逐渐深入,我把红线区的范围扩大了,我认为是凡沉陷的地方都是危险的,所以统称为红线区。

       资源的开采和人类生存环境的保护,这个被我们忽略太久的课题,如今在以极端的方式拷问我们。

       沉陷依然在继续,拍摄不能停止。

一位电工正在修理浸泡在水中的电箱。一位电工正在修理浸泡在水中的电箱。

突如其来的一场雨加重了沉陷区内的积水,一位居民正在搬家。突如其来的一场雨加重了沉陷区内的积水,一位居民正在搬家。

正在用皮圈托着家中重要物品的搬家者。正在用皮圈托着家中重要物品的搬家者。

第五届获奖唐帆《沉默的独白》

摄影师自述(节选):

       我感觉,在上海这类城市生活的每一个普通人,都是一定程度上的隐匿者。最神秘,最不为人知的美就是一个个公寓房间里真实的人。

       终于我走出房门,因摄影不期而遇,进入他们的房间或生活,在拍摄的数个小时里,我们彼此为伴,有时会因突然的默契或感动心情变得愉悦,有时也会潜入更深的孤独中。拍摄也让我明白,有时在与你最亲密的人身旁,也会感到孤独,反之,即便是第一次见面的人,有时也会有被接纳的亲密感。人与人,人与周遭事物所构成的环境之间,身体或心理的距离,是我一直渴望消弥却未能如愿的期望。

湖南郴州,2015湖南郴州,2015

上海,2014 上海,2014

湖南浏阳,2015湖南浏阳,2015

第五届获奖:刘涛《天外,一个关于上海天潼路与外滩的专题》

摄影师自述(节选):

       观光客是一个有魔力的身份,它提供给人一种无比美妙的幻觉,一旦被赋予这个身份,就可以进入传说中无忧无虑,尽情欢笑,逍遥走天涯的系统,摆脱人生即苦役的魔咒,像初生之子般睁大眼睛去享受好奇。

       拆迁是发生中国大地上的一件盛事,指望拆迁带来一夜暴富的人就像天上星一样多,人们关心过上更好的生活的愿望迫切,无可厚非。

把正在上演拆迁的天潼路与正在上演观光热潮的外滩放在一起展现的必要,不是因为它们仅仅相隔一河,而是出自它们本身即一体这个缘故。天潼路如何是外滩,外滩怎会是天潼路,一个幽暗肮脏粗鄙遍布,一个璀璨强壮风情十足,但是萧瑟的前身就是绚烂,在外滩上演的华丽并非人生的主旋律,观光客是一时的,生活者才是长久的。

2014年5月30日,天潼路一带,施工大楼掉下的火线。2014年5月30日,天潼路一带,施工大楼掉下的火线。

2014年12月6日,外滩,手拿LV包雀跃的青年女子。2014年12月6日,外滩,手拿LV包雀跃的青年女子。

2014年12月12日,通往外滩的南京路步行街,询问老外是否要按摩的女人。2014年12月12日,通往外滩的南京路步行街,询问老外是否要按摩的女人。

第五届获奖海忆水《流放》

摄影师自述(节选):

       青海自古为流放之地;在文革前有几十万右派、国民党军官等被关押或放逐于青海各类劳改农场、监狱;三线建设及核工业试验在青海曾经的存在与大量内地人的被放逐;本人作为独立摄影师在家乡活着观看融入疏离中的“流放”状态下的生活方式。

帮助乡亲盖新房的人们,2013,黄南同仁帮助乡亲盖新房的人们,2013,黄南同仁

避难所举脚的孩子,2010,玉树结古赛马场避难所举脚的孩子,2010,玉树结古赛马场

转场途中玩手机的牧羊女,2009,青海湖转场途中玩手机的牧羊女,2009,青海湖

第六届获奖苏呷此色《土地的主人—布拖》 

摄影师自述(节选):

       我出生于布拖,目前生活工作布拖县,作为布拖阿都彝人的一员,我热爱这片养育我的土地,我热爱自己的民族,所以我用手里的相机记下族人的点点滴滴,用自己的方式诠释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诠释这个伟大的族群。

       ……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现代文明的不断渗透,这里生产和生活方式也悄然发生着改变,人们的生活环境发生了变化,生活条件也得到改善,民族文化在所谓现代文明的冲击下也正渐渐趋向流失。作为这块土地的主人布拖阿都彝人如何在文化交融和冲突中保持自己民族的精神核心呢?是否能始终屹立不倒?再过几十年他们是否还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第六届获奖陈荣辉《空城计——中国收缩城市视觉调查》

摄影师自述(节选):

       “收缩城市”指的是城市人口流失、失去活力的现象。相比西方工业化完成之后的城市收缩,中国当下城市收缩的表现更加多样,因为中国的工业化尚未完成,信息化浪潮已经到来,生态环境、老龄化、土地利用、产业转型等多种问题交织。其中亦体现中国城镇化的复杂一面。对于生活在“收缩城市”里的年轻人而言,留下或者离开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

       相比之下,中国城市还在继续城镇化,并没有完成工业化。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很多城市边缘破败,但市中心还在建设,企图吸引更多人,虽说可能会成为鬼城。

第六届获奖程新皓《莽》

摄影师自述(节选):

       莽人是生活于中越边境上的一个人数极少的族群,在走出原始森林定居之前,他们]一直生活在中越边境附近的高山密林中,过着迁徙不定的猎集生活,形成了独特的生存形态。古时,莽人一直在避免和其它民族接触,一直在云南南部、越南北部的高海拔原始森林游耕,通过狩猎、采集和刀耕火种来获取生存所需的口粮。由于生活艰苦,莽人的人口增长率很低,加之时常爆发的瘟疫,这个族群的人口一直被限制在极低的数量上。2003年人口统计时,也只有107户,651人。

       现代化是否只有这样一种方式?我们是否只能通向同一个未来?即在被迫现代化的情形下,这些原住民会怎样重新组级自己的生活,形成怎样的文化。莽人是一个太典型的案例:一个长期没有被界定民族成分的未识别民族,一个中国最后的部落社会,在国家推进的强制现代化的情况下,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状态,会有什么样的身份认同,这样的认同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最后是否能够形成一种新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生态?现在也许正是讨论这回题最合适的时间点,或许也是最后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