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奖”评委篇下:这是他们第一次加入“侯奖”大家庭

2019年12月27日 07:52侯登科纪实摄影奖

基于多元、学术、公平、公正的原则,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邀请了于德水、闻丹青、石宝琇、杨小彦担任评委。在这五位评委中,有两位是第一次加入“侯奖”大家庭——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荣休教授、博士生导师邓启耀以及侯登科生前好友、陕西民间纪实摄影发起人、策展人石宝琇。

 
他们是如何理解“侯奖”的?
第一次做评委,怎么看待这次的评奖?
评选过程中又有哪些让他们印象深刻的?
谁的作品是他们的心水之作?他们心中的“遗珠”又是谁?
.......
 
 
努力工作的人就应该得到更多的奖励。
——邓启耀
 
邓启耀现任广州美术学院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是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荣休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视觉人类学、宗教艺术、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保护等。
在他看来,“侯奖”一直以来都是值得期待的奖,具备艺术、学术、文献三重价值,其意义在于“让老百姓的生活正式进入影像历史”。本届“侯奖”终评会结束后,他表示:这一次的评选“最好的地方是遵从原则,而且是公开、公正的规则。”
对于此次获奖项目,他也有自己的看法。“陈杰的两个项目(《俯瞰污染的大地》《悬崖村的变迁》)无论是从影像语言还是选题上,都是非常成熟的。”终评过程中,陈杰因屡获摄影大奖且有两个项目同时入选而引起评委之间的讨论时,他明确地表示了对陈杰的支持:“努力工作的人就应该得到更多的奖励。”
“廖璐璐的《姐妹2011-2021》,想法和做法都很好,按照人类学的说法,她是非常深入地做跟踪采访,这是值得表扬的。”邓启耀评价道。他同时提到:“‘侯奖’是一个扶助有潜力的摄影师的奖项。这个项目是一个持续的项目,未来我们可以请一些有经验的摄影家给这位摄影师建议,给予这个项目更多的学术支持,帮助摄影师更好地完成这个项目。”
 
 
发现新人,扶助有希望的拍摄题材,这是“侯奖”两个很重要的宗旨。
——石宝琇
 
本届“侯奖”评委石宝琇是侯登科的生前好友。他和侯登科一样都是陕西纪实摄影群体(简称陕西群体)的成员。他们都将镜头对准普通的老百姓和真实的生活场景。
 
他认为“侯奖”的宗旨有两点是非常重要的,“一是发现新人,二是扶持有希望的拍摄题材(项目),帮助摄影师们解决拍摄中遇到的问题。”
 
“不要单看扶助资金的多少,‘侯奖’评选更重要的意义是对中国摄影的草根阶层的帮助。社会有社会意义上的草根,摄影也是。摄影师中有草根,他们拍摄的也是草根的题材,如果能将三个意义上的草根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在所有的来稿中,他认为陈杰的《俯瞰污染的大地》《悬崖村的变迁》无论是叙事,对画面的处理,对整个项目的图片编辑,还是所有图像统一的风格和手法,都是非常成熟的。
 
“如果侯登科能活过来,能来我们这儿(终评现场)看一看,他也会含笑地离开了。”
 

 


 

相关阅读

“侯奖”评委篇上:多元、学术、公平、公正

陈杰:那些看不见的威胁却是深渊

廖璐璐:“侯奖”颁给我,鼓励了像我一样默默拍摄的摄影人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审过程大揭秘

孙振华:一个没有投票权的评委会主席

公布 |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奖结果揭晓

官宣 |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将由越众历史影像馆承办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开始征稿

于德水:“侯奖”是民间推动纪实摄影发展的接力

李媚:“侯奖”落户越众历史影像馆让我长吁一口气

邓启耀:“侯奖”的意义在于让老百姓的生活正式进入影像历史

杨小彦:“侯奖”回到深圳是理所当然

郑梓煜:“侯奖”应不惧怕争议,继续坚持对视觉人文精神的推动

受难者的光荣 | 顾铮:“出”“入”之间的张力与“边缘”的意义——关于侯登科的摄影

受难者的光荣 | 杨小彦:他们的历史

受难者的光荣 | 汪晖:候鸟的眼睛——纪念侯登科

受难者的光荣 | 李媚、于德水:苦难的价值——侯登科留给我们的启示

受难者的光荣 | 陈晓琦:生命的付与——侯登科与纪实摄影

受难者的光荣 | 李江树:诤友

受难者的光荣 | 陈家琪:永远的过去——也算是对侯登科的一种纪念

“侯奖”获奖者回访系列 | 海杰 x 陈荣辉

快来看看往届“侯奖”的获奖者们都说了些什么

快来看看往届“侯奖”的获奖者们都说了些什么(2)

MoHI过去式|“侯登科摄影回顾展1978-2002”开幕啦

剧透!侯登科摄影回顾展1978-2002开幕在即

讲座回顾之受难的价值与“成为照片”的努力(上)

讲座回顾之受难的价值与“成为照片”的努力(下)

活动回顾|一次“接地气”的博物馆剧场演出

首站 |“侯登科纪实摄影展1978-2002”将巡展至山东工艺美术学院